乱山傾

  雷狮转过了头,好将那傻瓜的整双眼睛烙入眼底。说不清是什么颜色,像是一汪青碧青碧的湖水,对谁都盈着温柔;只有对着自己的时候才会流露出愤怒、或者是别的什么情绪,说不上来。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又冒出了一窝不知名的火,沸沸扬扬地烧遍了不大的一个心房,可转瞬雷狮又想到傻瓜骑士就是一个烂好人,他搞不懂像安迷修这么一个仿佛连内脏都泡在甜水里的家伙,为什么要来参加这种如同人间炼狱似的比赛。

        幼时雷狮窝在那个他应该称之为母亲的女人偶尔会给予的怀抱里,那个女人举着一本书,用轻柔的嗓音念着故事。可能是因为这种温柔对他来说太过于奢...

一个人的眼实在太小,天地山河在他眼中融成了方寸,往后余生,那里便只塞得下一个人。

第一次摸后期法
试试水x

钻石组摸鱼
p2没画完

码个进度…大概是没有狮哥的雷卡(。)

软糖爱吃糖:

纳兰容若有一词,忆江南。“翠华争拥六龙看。雄丽却高寒。”

刘邦斩白蛇以天堑争天下,韩信在他身侧拜为大将军以长枪夺天下。

待江山易主,盛世繁华。韩信留不得。

长乐宫内,素帐白纱,青灯莲火,红发妖娆。

历史如同滚滚而下的长江水,从未停下奔腾的脚步。朝朝代代,无数英雄豪杰、才子家人、君临天下的传说,掩埋尽,终究变为老妪眼角的纹路。

见容若此词不由一想。韩信陪着刘邦,翠华争拥六龙看,看的是美景与虚幻。

雄丽却高寒,刘邦孤身一人,享的是君王。

韩信情至始终,冷暖自知,求不得君莫负。

翻着翻着纳兰词突然看到这句…。忍不住就。扎Fe了老Zn

乱山傾

我 系个杀手
莫得文笔 也不会画画

© 乱山傾 | Powered by LOFTER